• 设为首页
  • 加入收藏
  • 联系我们
  • 地址:济南市市中区济微路136-8号
  • 电话:0531-87160248
  •       0531-87160258
  • 传真:0531-87160248
  • 网址:www.
当前位置:首页 - 奶牛新闻

未来国内优质牧草供应格局如何变化?

作者:admin 来源:本站 发布时间:2019-3-13 9:36:32

2月18日,2019年中央一号文件发布,文件提出,要调整优化农业结构,合理调整粮经饲结构,发展青贮玉米、苜蓿等优质饲草料生产,但是并未将其与稻谷、小麦一起列入必保品种。文件同时提出,要实施重要农产品保障战略,统筹利用好国内国际两个市场、两种资源主动扩大国内紧缺农产品进口,拓展多元化进口渠道。

一号文件的发布,意味着国家一方面会调整种植结构、支持优质牧草生产,但同时也不局限于国内单一供应,而是要拓展进口渠道等满足国内对于优质牧草的需求。未来国内优质牧草供应格局将如何变化?


看国内  2018年苜蓿&燕麦草进口进口苜蓿:2018全年138.4万吨同比持平  美国115.89万吨-11.32% 统治地位受撼动  西班牙17.19万吨+586.19%


据中国海关数据统计,2018年我国进口干草累计167.76万吨,同比降7.75%;进口金额52615.89万美元,同比升2.13%。其中进口苜蓿草总计138.37万吨,同比降1.01%;进口金额总计44643.28万美元,同比升4.08%。

2018年进口苜蓿83.76%来自美国(统治地位被撼动)  12.42%来自西班牙

从进口来源国看,由于中美贸易战影响,虽然6月之前牧场之前订单继续执行如期到港,但进口苜蓿美国统治地位受撼动,2018进口苜蓿115.89万吨来自美国,占总进口量83.76%,同比下降8.81%;金额38335.384万美元,同比降3.93%,平均到岸价330.71美元/吨,同比上升10.98%。

来自西班牙的进口脱水苜蓿上涨明显,2018年进口西班牙苜蓿总量达17.19万吨,占苜蓿进口量12.41%,同比增586.19%;进口金额4629.69万美元,同比上涨660.19%;平均到岸价273.05美元/吨,同比上升12.32%,相比美国进口苜蓿,除了贸易战带来25%额外关税外,西班牙脱水苜蓿到岸价有近60美元/吨的价格优势。

7月之后从美国进口苜蓿下降26%

1-6月,中国进口苜蓿75.29万吨,同比减少1.90%,其中70.57万吨来自美国,同比增1.11%;从西班牙进口脱水苜蓿2.74万吨,同比增37.75%。

7-12月,从美国进口苜蓿45.32万吨,同比减少25.57%;从西班牙进口脱水苜蓿14.44万吨,同比增加2695.52%;从加拿大进口苜蓿2.4万吨,同比升47.73%。

 

 中国进口苜蓿草来源国变化


进口燕麦草:十年首降2018年29.36万吨-4.71% 到岸价271.51美元/吨


据中国海关数据统计,2018年中国进口燕麦草29.36万吨,十年首次出现下降,同比降4.71%;进口金额总计7972.62万美元,同比降7.54%;平均到岸价271.51美元/吨。

 

 中国燕麦草进口2008-2018


看美国出口  2018年受贸易战影响  约35%对华出口商业务受影响美国饲料出口委员会USFEC:美国并不是唯一牧草出口国


美国牧草出口委员会(USFEC)主任John Szczepanski在内华达州里诺市举行的加州苜蓿和牧草协会研讨会上说,竞争正在向出口干草市场蔓延。

“我们并不是牧草唯一出口国”,他说,“出口市场,不仅面临加拿大、澳大利亚等国家的激烈竞争,同时西班牙、苏丹、埃及、巴基斯坦、保加利亚、罗马尼亚、乌克兰、吉尔吉斯斯坦、哈萨克斯坦和蒙古等国家也可以出口干草,干草供应来自世界各地。”

比如几年前我们并没有重视阿根廷的竞争,但现在阿根廷已经成为一个著名的牧草出口国,美国在干草出口方面的竞争优势已经不像之前。


2018年约35%的贸易商对中国受影响


中国占美国干草出口市场份额24%,是美国苜蓿第二大出口市场。据显示,2018年中美贸易战已经影响到对华苜蓿出口,USFEC通过内部调查显示,大约35%的贸易商对中国的出口受到影响。在贸易战期间,中国正在考虑使用国内其他牧草产品包或者扩大进口来源国。USFEC主席Szczepanski强调,在供应紧张的市场中,中国积极寻求其他来源是美国出口商面临的最大风险。因为一旦客户转移到另一个饲喂系统并习惯之后,就很难再转变回去。


日本需求10年均保持稳定


日本作为一个成熟的出口市场已经有一段时间了,它占据了美国干草出口35%的市场份额,是这些产品的第一大出口目的国,苜蓿的第二大出口国,日本对于牧草进口量与10年前持平。但是日本最担心的是化学残留物氯吡嗪,这种化学物质作为除草剂在美国使用,一旦残留超标被牛采食后不易分解。因此日本政府对此更加关注,美国出口商通过和种植户合作,超标的产品不对日本出口。


韩国年苜蓿进口约2万吨


韩国也是美国稳定的出口市场目的国。年对韩国出口量约2万吨,占出口市场的16%。


阿联酋


2009年至2010年,阿联酋占据了20%的市场份额,而这个市场的份额还不到1亿美元。Szczepanski说,尽管美国出口商一向以出口“最好”的产品为荣,但有时在供不应求的市场上,“世界上最好的”并不是必需的,他们只需要“足够好”的东西。阿联酋似乎就是这样。东欧正在向中东出口更多的干草,尽管并不总是高质量的干草。


沙特阿拉伯


尽管沙特阿拉伯政府对灌溉施加限制,向该国提供干草的潜力已被广泛讨论,但如今,这个市场占美国出口总额的13%,这在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一家特定的公司(并非USFEC成员)。就在2014年,沙特阿拉伯还仅占据着1%的出口市场。

 

 美国Top5 苜蓿出口国出口情况2013~2018


新兴市场


Szczepanski提醒种植者,中国只是在10年前才成为一个大玩家,美国干草出口还有新的市场可以开发。以印度为例,印度有1.35亿头母牛和1.25亿头水牛,虽然印度的乳制品市场主要是由小型牧场组成,但也有许多新的、大型的、高质量的牧场。“记住”, Szczepanski说,“只有一小部分奶牛场为美国创造一个充满机遇的市场。2019年春天,USFEC将向孟买一家贸易公司派出6~10家饲料出口商,试图打开一些市场。“这不仅仅是用来缓解中国关税增加带来的影响,而是展望未来的新机遇。”


看美国本土  2019年干草市场充满不确定性

2018年美国西部各州的种植和收割条件都很好,西部各州的紫花苜蓿种植面积分别增长了4%和5%。

但因为加州杏仁壳的价格持续走低,因此加州牧场日粮中苜蓿的比例持续下滑。Seth Hoyt提到,2005年每头牛每天紫花苜蓿添加量是11.25磅,而2018年下降到7磅。目前美国牧场已经处于盈亏平衡线,牧场已经减少了几磅苜蓿干草的使用,并尽其所能降低饲料成本,但未来奶价将继续影响干草价格。

霍伊特还表示,中美贸易战关税增加,已经影响苜蓿对中国的出口。自7月以来,对中国紫花苜蓿的出口已经下降了33%。“这是一件大事”,Hoyt说,“因为2017年,西海岸大约45%的苜蓿干草出口到中国”。

 

 美国本土苜蓿草价格变化(美元/吨)


2019年干草市场充满不确定性


“正是这样波动年月,让我不再试图预测干草价格未来的走向,” Hoyt说,2019年推动苜蓿价格上涨的两个关键因素将包括牛奶价格上涨(有望在2019年晚些时候实现),以及即将与中国达成的结束紫花苜蓿关税。这两个或其中一个问题的解决都将推高苜蓿的价格。

虽然中国市场是西海岸苜蓿干草出口的一个重要市场,但中东对苜蓿干草的需求已经上升,有人士认为2019年这一需求可能会增长,因为沙特政府要求在2018年12月中旬以后停止对大型苜蓿农场的灌溉。

Hoyt表示,近几个月来,运往阿联酋的苜蓿干草量有所增加,但与中国贸易战结束后,这种需求还能持续多久值得怀疑,中国对苜蓿干草的出价一直高于阿联酋。

 


看其他进口国  西班牙、巴西、阿根廷等国家供应情况西班牙  2019年将扩大生产  预计增产20%~25%


西班牙作为欧洲主要的苜蓿生产商,苜蓿种植面积375万亩,年产脱水苜蓿约160万吨,其中70%~75%即110万吨左右用于出口,是全球第二大苜蓿出口商,也是唯一一家可向中国同时出口脱水苜蓿干草和颗粒的国家。

西班牙自从2014年11月开始向中国出口苜蓿草,当年11/12两个月出口量达2.08万吨,占2014年中国全年苜蓿草进口量2.35%;2015年向中国出口13.63万吨,占当年中国苜蓿草进口量11.23%;但由于市场宣传及技术服务不到位,2016年仅向中国出口4万吨,占2.73%;2017年向中国出口2.5万吨,占比1.79%;2018年扩大到近20万吨。

但2018年由于西班牙雨水较多,苜蓿产量较之前下降约15%,同时质量也受到一定影响。但根据西班牙脱水苜蓿协会(AEFA)表示,这一问题将会在2019年得到缓解,2019年西班牙预计苜蓿种植面积增长5%~10%,总产量将增长20%~25%。


阿根廷:苜蓿种植320万公顷  年出口5.45万吨


阿根廷苜蓿种植面积约320万公顷(4800亩),其中60%是单一苜蓿种植,主要用于奶牛饲喂;约40%与禾本科牧草混播,用于肉牛饲喂。

2017年阿根廷苜蓿干草总产量830万吨,产值2717亿美金,均价316美元/吨;出口量5.45万吨,出口至1300万美金,主要出口国为沙特阿拉伯,阿联酋及中国保持少量出口。


意大利


意大利每年脱水苜蓿产量80万吨,种植面积8.5万公顷(127.5万亩),2018年7月25日开放对中国出口。


看库存  六年来最低美国库存2012年以来最低


根据美国农业部(USDA)报告显示,农场干草库存较上年同期大幅下降。根据USDA部2月8日发布的作物生产报告,截至2018年12月1日,美国农场储存的干草总量为7,910万吨,同比下降6%。这是自2012年来12月1日干草库存最低的一年,也是自1977年以来12月1日干草库存第二低的一年。

尽管2017年干草库存的下降主要发生在干旱严重的西部地区,2018年的变化更加多样化。但共同点是,许多干草库存下降的州也是全国940万头奶牛主产州。在USDA列出的23个“主要”奶制品州中,17个州的干草库存量较上年同期有所减少,跌幅最大的是德克萨斯州,那里的干草库存下降了205万吨;威斯康星州和密苏里州的干草库存分别减少了90万吨;在明尼苏达州、宾夕法尼亚州和加利福尼亚州,干草库存下降45万吨~55万吨。与一年前相比,干草库存增幅最大的州是北部平原的北达科他州、蒙大拿州和内布拉斯加州,以及东南部的田纳西州和北卡罗来纳州。

 


看国内  牧草发展制约因素?热同季优质干草生产困难


国内牧草主产区收获季遇雨,很难生产优质干草,每年因雨淋损失的优质干草高达20%以上。


生产成本高


据调研显示,美国苜蓿干草平均价158美元/吨,而国产苜蓿生产成本高达1700元/吨。

 中国VS美国  生产成本1.5~1.8:1

 


运费高


我国牧草主产区主要在甘肃、内蒙古、黑龙江以及河北的部分地区,所产牧草除了就近使用一部分外,有大量牧草需要运往山西、河北、河南、山东、陕西等省,未经二次压缩且运距长,物流费用高,平均运费在0.1元/吨/公里左右,青贮更高。